亚洲彩票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亚洲彩票 > 新闻资讯 >
传奇玩家集结令!极品美臀惹祸,裁决PK麻痹哪家强—刑侦组记事17
发布日期:2022-05-31 12:09    点击次数:189

文/彭坚

图/来源网络,侵删

2008年9月18日,凌晨3点,深圳龙山区最大的网吧,“龙腾网吧”的员工休息室内。

吴晶趴在男人的怀里,恨恨地说,哥,昔日同盟占着光芒一区沙巴克6年了,你们征服家族居然臣服,面子都丢光了。这次你一定要帮我。

男人贪婪地看着吴晶衣领里的两团白肉,无奈地说,小虾米可不好惹啊。

吴晶隔着裤子揉弄这男人雄伟的器官,笃定地说,这次不一样,邪恶之眼、战神殿、布拉格已经和我们结盟。

男人几乎忘了酥麻的快感,吃惊地问,邪恶之眼会趟这滩浑水?

吴晶说,无涯出走以后,邪恶之眼都被些势利小人占了,不讲武德正好,只要实力还在,就能为我所用。

男人对怀里这个女人更加另眼相看了,强壮的左臂因兴奋而鼓胀,上面纹着的“裁决之杖”更加雄伟,油亮。他放肆地把手伸进吴晶的上衣,享受着滑嫩弹手的快意,悠悠地说,你要我怎么帮你?

吴晶说,在我们冲皇宫时,你们要集体反水,不用干别的,给我围着小虾米输出,把他打回复活点,如果能打掉他的麻痹戒指,随便开价。

男人还没被快感冲昏头脑,说,小雨啊,你要清醒一点,我们这几家还不够,昔日那帮人太团结,只要小虾米在,他们很难被打垮,“传奇不倒,昔日不倒”这句话不是白给的。

吴晶扭动着纤细的腰肢,趴在了床上,突然掀起了自己Valentino的裙子,露出了里面的丁字裤和两瓣让男人血脉喷张的雪白美臀,嘻嘻一笑,说,我还有绝招。

男人盯着吴晶的裙内风光,喘着粗气问,什么意思?

吴晶轻佻地摇了摇美臀,说,走后门啊。

男人失神的问,后门?

吴晶说,傻瓜,服务器啊。

男人恍然大悟,再也忍耐不住,闷吼一声,紧紧捏住吴晶的白肉,奋力扯掉那片薄布,挺出他的雄壮,拿出了征战传奇沙场的无尽勇气,跟吴晶彻底融合到了一起。

就在房内传出声声娇喘时,一个穿着橙色网管马甲的年轻人坚定地把守着房门。此时,他像游戏里的战士一样,双拳紧握,两眼布满血丝,喷射出浓浓的杀意。

1

2015年5月7日,深圳龙山派出所接到报案,在辖区赤岗村综合市场旁的一个防空洞内,发现两具干尸。梁耀球带着我赶去现场。

赤岗村靠近梧桐山,属于龙山区经济不太发达的地区。新建的综合市场旁边停了几辆铁骑摩托车,刑警队的现场勘察车也到了。

市场旁边挨山矗立着当地有名的“聚贤茶庄”,三层楼,气势恢宏。茶庄旁边就是深入赤岭的防空洞口。我们打着手电筒往里钻,刚进去几步,一股阴寒扑面而来。

洞里四壁和地面被水泥覆盖,十分光滑。梁耀球介绍,这里90年代作过旱冰场,热闹了好几年。2011年夏天,场子里打了几次群架,死了几个人,害得龙山区被省公安厅挂牌整治,这个洞再次封闭。

越往里走越凉,挨着洞壁堆放着一箱箱的水果蔬菜,都是市场的商家临时储存的货物。快走到洞底时,几根烂木头撑在旁边,木头后面有个侧洞,里面有亮光。

我们猫腰钻进侧洞,看到程勇副局长带着技术中队的人在里面,照相机发出刺眼的闪烁。

程局见我们来了,指了指洞壁下的两团黑影,说,看看吧。

我们用手电一照,俨然两具被黑黢黢干尸,衣裤还在,看不出年龄、性别。

程局看着我,问,小彭,怎么看?

我心里一紧,这是考我呢。迅速思考了几秒钟,说,首先,这两人是他杀,一会法医应该能验证;第二,这里是抛尸现场,不是杀人现场;第三,从衣服来看,这两人一个夏装一个冬装,被杀时间应该隔开一段,不过深圳冬天气温不稳定,也不太好说;还有,从尸体的脱水程度来看,这两人的死跟菜市场无关,重点调查方向应该是旱冰场。

程局听完,对梁耀球说,你带的徒弟?

梁耀球应了声,嗯。

程局说,是个好苗子。

溜冰场2013年9月关闭,当时的老板是本地人,很快来到现场。他说,溜冰场开了6年,来玩的都是年轻仔,多数带了女孩,在里面碰碰撞撞,打架的事情不少,动刀子的也有,但都是明面上干,没听说有憋着杀人藏尸的。何况当时里面那个通道有铁门封住,停业之前,我们把铁门拆掉卖了,再没进去过。

第二天上午,又找到了几个当时旱冰场的人问话,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

到了下午,市局法医传回消息。2名死者均为男性,从残留的体貌、肌肉组织、毛发等情况来看,2人年龄都在18岁至25岁之间。致死原因都为刀伤,方法都是从左后背捅入,直接伤及心脏。其中一名死者的左大臂有纹身,由于皮肤和肌肉严重脱水,初步只能判断纹身图案为一柱状物体。

死者衣物里没有发现能证明身份的物品,但从着冬装的死者的牛仔裤后袋里,发现一张塑胶卡片,疑似电话卡,或充值卡,上面的图案已腐蚀不清,正在做化学还原处理。

另外,死者尸体检材已送市局DNA实验室,入库比对工作今天晚上可以开始。由于深圳警方从2009年才开始大范围采集DNA入库,做比对只是碰运气。

外围调查组走访了龙山区的几家老牌纹身店,都说没见过左大臂纹了柱状物体的人。

晚上,技术那边传来一张图片,那张塑胶卡的还原图。还原程度很有限,黑白图案,隐约能看到一个像孙悟空一样的人像,背着个东西,不是金箍棒,像是一把大刀。画面的左上角有一些模糊不清的文字,分辨不出是什么,右下角有两个数字,勉强能看出来是35。

我把值班组的民警都叫来办公室,谁也说不上这张图是啥。这时,正在人字梯上修灯管的治安员,在半空中对我们说,我知道这是什么。

治安员叫李柏枝,42岁,派出所的老电工。

大家好奇地看着他。

枝叔说,这是《传奇》游戏的充值卡。

我说,你确定?

枝叔说,确定,这种卡是包30天或120小时用的,我当年买太多这玩意了。

我问,这种卡哪里最常见?

枝叔说,当然是网吧,10年前,《传奇》最兴盛的时候,大家都在网吧买卡。

我问,如果这张卡出现在旱冰场里的人身上,你觉得奇怪吗?

他说,不奇怪啊,当年去旱冰场玩的靓仔都玩《传奇》。

哦,我有些失望。

没想到,枝叔反问我,你说的哪家旱冰场?

我说,赤岗防空洞那家。

枝叔说,那就更不奇怪啦,它隔壁就是“龙腾网吧”啊。

我疑惑地看着他。旁边很多同事已经明白过来,纷纷说,聚贤茶庄,现在的“聚贤茶庄”以前是“龙腾网吧”。

10年前,“龙腾网吧”可谓名震鹏城,最鼎盛的时期,坐席达到500多个。

“龙腾网吧”最出名的还不是它的规模,或电脑令人咋舌的高端配置,而是这里号称是《传奇》南方高端玩家集中营,早期光芒、烈焰区的大佬级玩家多混迹于此。

当晚10点半,我和梁耀球赶到聚贤茶庄。老板把我们带到茶庄大楼后面一个深入山体的储藏室,指着一面墙说,这里以前有个地方可以通到隔壁的防空洞,后来被我们堵了。

问,这里原来是干什么的?

他说,是网吧的员工休息室,我们刚盘下来时,这里摆了几张床,夏天不用开空调,很凉快。

我们的调查目标迅速从旱冰场转向已经停业两年的龙腾网吧。

龙腾网吧的老板叫卢旺坤,深圳本地人,80年代倒卖港币起家,90年代做过夜总会,桑拿沐足生意。99投资龙腾网吧,赚得盆满钵满。到了2013年,眼见个人电脑普及,网吧颓势已现,毅然关店,带着丰厚的身家,移民去了新西兰。

跟卢旺坤一家共同移民的还有他的养女,也是他生意上的得力助手,吴晶。2003年,吴晶以17岁的年纪,中专学历,成为龙腾网吧的实际控制人。吴晶样貌又靓又飒,深得直男型游戏玩家喜爱。当年很多大佬聚集于此,都是为了一睹吴晶风采。

人已经出国了,怎么查?就在我们摸不着头绪的时候,枝叔又立了一功。

2

枝叔在修理派出所的传真机时,看到了那张干尸手臂上纹身的照片,那个黑乎乎的圆柱体。枝叔问民警,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?民警说,不知道啊,你知道?枝叔说,知道啊,这是“裁决之杖”。

程局立即指示,寻找2008年左右,活跃在传奇游戏里的深圳玩家,最好是行会的高层,挖出纹身男的现实身份。

派出所发动几个警务区,去到几间苟延残喘的网吧找老玩家。运气不错,一个瘦小的网管说,我知道你们要找的人。

瘦子说,你们要找的人叫屈大褔,东北人,很早就在龙山区一带混,他在传奇里是很牛逼的人物,“征服家族”的老大。2008年10月20日,沙城血月那晚,“征服家族”突然叛变,围杀城主小虾米,爆出了麻痹戒指。

梁耀球问,不就是个游戏装备?说得那么严重。

瘦子冷哼了一声,说,警官,你要搞清楚,当年传奇老区的麻痹戒指,人民币卖到10万以上,有价无市。

梁耀球问,那这枚戒指后来落到谁的手里?

瘦子说,听说被小雨情人收了,但我没见过。

梁耀球问,小雨情人又是谁?

瘦子说,小雨情人是那晚攻打沙巴克的领头人,著名的氪金玩家,哦,也就是花人民币的玩家。

梁耀球问,屈大褔后来怎么样了?

瘦子说,那晚以后,屈大褔突然消失了,“征服家族”换了老大,很快散了。屈大褔怎么了?

我脱口而出,死了。

瘦子惊讶得啊了一声。

梁耀球我盯了我一眼,责怪我随意透露案件信息。

看来这个叫小雨情人的玩家是找出屈大褔死因的关键。

盛大公司总部在上海,我们把电话打了过去,说明情况,调取小雨情人的真实身份资料。公司审核了我们提交的案件材料,公关部的一个副总联系了我们。

副总说,盛大最早在2007年7月份开启了防沉迷系统,登记过玩家信息,但由于登记不全,2009年又补充过一次。你们要查的这个小雨情人,2008年12月之后再也没有上过线,号还在,但留下信息不多。

很快传真过来,玩家姓名填的是小雨,明显假名。身份证号码空缺。好在有一个绑定账号的139打头的手机号码。

又跑了趟移动公司,查出2008年使用这个手机号码的人叫吴晶,而且号码至今仍在吴晶名下。

吴晶,小雨情人,龙腾网吧的实际控制人,2008年10月20日攻打沙巴克的组织者,终于对上了。

程局指示,目标吴晶,尽可能多地收集情况。

就在我们艰难地寻找玩家的时候,市局网警突然发了一份情况通报到分局。

通报称,新浪微博上有一个叫“无脚蟹”的网民,发布帖子,说“征服家族”老大屈大褔在龙山区被杀,号召“征服家族”成员到龙山派出所反映情况,指认小雨情人。

这个帖子发出一天后,点击量达到30多万,留言2万多条,已经构成了重大舆情。

我瞬间想到了那个瘦子,看来我无意间的一句话,惹出乱子了。

乱子很快就来了。

2015年5月16日,派出所陆续来了20来人,男男女女,年龄都在35岁上下,他们都号称来派出所报案。可这帮人一见面,又是拥抱,又是流泪,相互的称呼都是奇奇怪怪的游戏名,派出所大堂成了热闹的聚会厅。

他们的代表说,我们都是“征服家族”的老玩家,这次来是要指认小雨情人杀害我们老大“雄霸”。

我问,有什么证据吗?

他说,没有,但有线索。那次攻沙后,小虾米身上爆出的麻痹戒指的确被雄霸拿到了,行会的很多兄弟都有看到,而且那晚雄霸去了龙腾网吧,应该就是去见小雨情人,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,我们不知道。另外,麻痹戒指后来在小雨情人身上出现过,而就是在那晚,雄霸删号退服,再也没有露面,我们判断,那晚是他被杀的时间。还有,你们一定要去查一个人,当年龙腾网吧的一个网管,我们都叫他小浩,他在游戏里是小雨情人的死忠,我们严重怀疑小浩是小雨情人的帮凶。

我说,谢谢你们来提供线索,你说的这些,我们会认真调查。现在,请你们先离开,回去等待结果。

他瞪着眼睛说,我们不离开,老大被杀,我们肯定要为他讨回公道。

我有点抓瞎了,请示所长。所长直挠头,说,也不能轰人啊,呆着就呆着吧,你们赶紧把那个什么小浩抓回来,快审,如果认了,这帮人自然就走了。

3

很快查到,小浩真名张浩,35岁,龙腾网吧的前网管,现在是雨人游戏工作室的老板,带着10多个小年轻,帮人打装备升级赚钱。

张浩被带回派出所,他说,我是湖南人,初中毕业就来了深圳,龙腾网吧1999年开业时,我19岁,在网吧里做服务员。我喜欢摆弄电脑,自己偷偷学了些技术,后来晶姐让我做了网管。2001年9月份,热血传奇开始公测,我进了游戏,在里面叫雨人。那几年晶姐一心扑在公司管理上,不玩游戏。2002年,传奇大火了起来,她才开始玩。我陪她玩了几年,帮她在2008年10月20日夺了沙巴克,之后她觉得没什么追求了,就不玩了。然后就是2013年,龙腾网吧关门,她跟卢叔叔一家去了新西兰,再也没回来。

我问,就这些?

张浩说,就这些。

我问,征服家族的雄霸,现实中的屈大褔,怎么死的?

张浩说,不知道。

我问,你在网吧工作时住哪里?

他说,员工宿舍。

我问,当时员工宿舍后墙有个去缺口,通道旁边的防空洞,你知道吗?

他说,不知道。

传唤时间最长24小时,这种状态我们只能放人。

乱上添乱的是,外面大堂那帮征服家族的人,居然在新浪微博上开启了图文直播。

直播标题是“传奇杀进现实,雄霸退服之谜即将解开!”直播内容把派出所值班台,张浩被带进派出所的画面都贴了出来。不过发帖者给张浩、画面里的民警都打了码,删都没理由删。

几个小时后,帖子下面的评论区留言达到了3万多条,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关注事件的进展。

要命的是,到了当天晚上10点钟,派出所已经聚集了300多人,都是35岁左右的传奇老玩家,大堂里塞满,外面院子里也左一堆右一堆,都像见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,大声喧哗。指挥中心通报,外面仍有大量人员向派出所靠拢。

分局特警队全来了,守在各个角落。这点警力,想要控制局面,根本不够,只能向市局请求支援。

分局长拿着大喇叭向人群喊话,我们会尽快破案,派出所是办公场所,请大家有序离开。

人群里比较有威望的人说,我们过来只是关注,不是向警方施压,等有了进展,我们自然会离开。

程局在审讯室里,看着我们拿张浩无可奈何,急的直转圈,一支接一支地抽烟,嘴里嘟嘟囔囔地咒骂。

这时,一辆巨大的悍马2吉普车停在了派出所门口,外面人群一阵骚动,“战神殿”工会的老大“魂十五”到了。人群里有拨人振臂欢呼。

“魂十五”对民警说,我叫李卓,我来说清楚2008年10月“战神殿”跟小雨情人做的交易。随后被民警带进去做笔录。

11点15分,“布拉格”会长“格杀”到场。

凌晨2点,“死神海盗团”会长“路飞”到场。

早晨6点半,“邪恶之眼”第三代会长“三不几小”到场。

这些大佬的出现,让聚集的人群逐渐安静了下来,但在场的民警都能感觉到,一股爆炸式的能量压缩得越来越紧。

上午10点,一个穿着黑色中式对襟衬衣的女子走进了派出所大门,30多岁,短发,神色凝重。

民警在人群中拦住她,问,来派出所有事吗?她说,过来说点事。民警问,你叫什么名字?她说,无涯。

她的声音很轻,但全场像被海浪刷过一样,瞬间安静下来。一个壮汉走到她面前,泪光闪现,说,会长,你终于回来了。她说,我不是你们的会长,“三不几小”才是,你们让开,“邪恶之眼”在小雨情人这件事里也有份,我进去跟警察说清楚。

此时,人群中明显有一大片落寞的人,他们一直沉默着,等待着。他们心里很清楚,“昔日同盟”要怎么做,要等谁。

4

里面,张浩一直不肯开口。外面,事件发酵越来越大,派出所已经被1000多人塞满,外面马路边也堆满了人。网上已经吵翻了天,人肉吴晶和张浩的帖子层出不穷,各大网站热搜榜都被传奇事件占据。省厅领导批示,属地公安局要做好劝返工作,减少人流聚集,迅速化解,避免事态扩大,特别要注意,绝不能加剧矛盾,伤及群众。

就在大家骑虎难下的时候,张浩的手机响起。

张浩愣了一下,把手机递给我,说,小雨。

我打开免提,一个清脆的女生传出,我是吴晶,小雨情人,从新西兰惠灵顿打过来。我和我的家人都关注了网上的事件。我已经向我的养父承认了2008年3月和8月分别杀害屈大褔、廖凯的事情。我知道新西兰和中国有引渡条约,你们会来抓我。但是,我也可以选择跑路,跑到你们找不到我的地方。当然,我给你们打电话,就是选择不跑,可我有个条件,把小虾米找出来,我要跟他对话。

说完,电话挂断。

小虾米是“昔日同盟”的前会长,无名无姓,男女不知,2008年10月20日沙巴克破城后就消失了,时隔7年,要找到他,难!

程局叫人把“昔日同盟”几个带头大哥叫了进来,说明情况,请他们帮忙寻找小虾米。这几个人一脸茫然,根本不知道现实中的小虾米是谁,在哪。不过,他们中有人提议,通过网络找,兴许小虾米会出现。程局请示上级,上级指示,不能以官方身份找人,可以请游戏玩家自行发帖。于是,2015年5月这场轰轰烈烈的“寻找小虾米”活动正式来开了帷幕。

寻找活动最初由“昔日同盟”的玩家发起,全网迅速聚焦,随后“8L”、“唐吉可德”、“魂十五”、“保镖”、“墨风”等大神级玩家发出号令,不管你现在是高官富豪,还是贩夫走卒,请回归本心,排好队形,一致呼唤小虾米出来,协助警方惩恶扬善。

活动在5月19号达到了高潮,全网都在热切等待小虾米出现。同时,也出现了一大波辱骂小虾米的帖子,说他是缩头乌龟,根本什么实力,当年只是靠着一帮死忠守护,才占了沙城6年。

这时,守在派出所的人群已经3天了,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。民警们忙得不可开交,特别是后勤组,一天要供应大几千个盒饭,移动厕所更是加了又加。5月份深圳天气热,这些人年纪都不小,药品供应也是时时告急。

人群中很多人逐渐失去了耐心,开始骂骂咧咧,骂小雨情人的居多,也有骂小虾米的,混乱的苗头不断出现。最让人担心的“昔日同盟”的人反倒比较安静,一直保持沉默,该吃吃,该睡睡,默默等待。

20日下午3点多,小虾米出现了。

几个黑衣大汉簇拥着一个身穿宽大藏青色斗篷,戴着黑色口罩的人,穿过人群,走进了接警大厅。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,在原地翘首观看。

穿斗篷的人走到我们面前,声音是男性,他开口说道,给警察叔叔添麻烦了,我是小虾米,请原谅我不能露脸,身份信息我会传给你们。听说小雨情人要找我,开始吧。

张浩颤抖着手,拨通了吴晶的电话。

吴晶说,小虾米,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,都要把你赶下神坛吗?

小虾米没什么情绪波动,你说。

吴晶说,2002年6月,我组队下猪七,对上白野猪时就剩我一个人了,我足足耗了半个小时,爆出全服第一把裁决。结果,你突然出现,把我打飞了,抢走了我到手的裁决。全服都恭喜你啊,你以为你后来炼出攻37的裁决凭的是什么?什么深情厚意的大哥,其实只是个夺人之食的虚伪小人。后来你又爆出了麻痹戒指,占着沙城那么多年,我一直忍着,等你拉足了仇恨,狠狠还击。我等了6年,终于还是成功了。你是不是应该佩服我,是我把你赶出了传奇。

小虾米说,规则允许PK。

吴晶说,好啊,既然你们逼我,那我们就PK吧,不带药水、卷轴,1V1,躺下为止。如果你赢了,我回国。我赢了,你们再也找不到我。

小虾米沉默了几秒钟,说,今晚9点,沙城门口。

吴晶挂了电话。

小虾米对我说,麻烦告诉外面的人,各自回家登录游戏观战吧。说完,飘然而去。

我们来到外面,向大家宣布了今晚小虾米PK小雨情人的消息,人群一哄而散,多日未能解决的聚集事件迅速平息。

清理完现场后,派出所的民警和治安员们都在忙着找电脑。

5

下午6点,光芒服已经爆满,再也登录不进。我不禁感叹这些游戏玩家的狂热。还好新浪微博开了图文直播,这场虚拟照进现实的PK,将在无数传奇拥趸的瞩目下,成为历史性事件。当然,我关心的只是破案。

8点30分,沙巴克城门外,中心地带留出了一片空地,除了城墙,三面都被游戏角色站满,溢出屏外。每一个方阵都是一家行会,战士、法师、道士整齐排列,狗道自觉收起宠物。“8L”在聊天区刷屏“大家开和平模式,各行会管好自己的人,谁敢插手,追杀到0级!” 这更像是一场宏大的聚会和庄严的仪式。

8点55分,一个身披圣战宝甲的女战士从沙巴克城内跑了出来,站在了空地中央,头上顶着4个字“小雨情人”。她如约到了。

当玩家点开她的装备浏览时,聊天区炸开了锅,飞速刷屏的只有4个字:麻痹戒指。这是当年的小虾米的麻痹戒指,全服仅此一枚,没想到落在了小雨情人手上。完了,小虾米今天要栽。

8点58分,小虾米从城内跑了出来,身穿天魔神甲,赤月套装,手握攻37裁决,站在了小雨情人对面。二人血量都是824点,45级。

战士PK战士,并没有太多取巧的招数,主要看跑位,平砍和隔位刺杀灵活使用,出烈火时精准打击。由于双方约定了不带药,这场PK应该不会超过1分钟。

9点到,小雨情人先动了,直接朝小虾米甩出一团烈火。小虾米左移一步,成功避开,迅疾打出烈火,正中小雨情人,血量掉下去150点。

小雨情人逆时针走环形位,一记隔位刺杀,小虾米中招,掉70点,还好没有被麻痹。

就在所有玩家都以为小虾米只能选择被动躲避时,他居然站在原地不动,开始平砍,小雨情人绝不放过机会,环绕刺杀,连中两刀,而且第2刀成功将小虾米麻痹。5秒,对于高手来说足够了,刺杀、烈火不断招呼在小虾米身上,眼看血量掉到了300多。

麻痹效果一过,小虾米退后一步让开小雨情人的攻击,然后直冲两步,烈火剑法毫不留情地砍在小雨情人身上。接下来是让所有人叹为观止的鬼魅般的走位,没有人能料到小虾米下一步将踏在哪里。

小雨情人几乎打不中小虾米,步伐逐渐失去章法。她太依赖麻痹戒指了,第一次麻痹成功后,马上出现第二次效果的几率太低,小虾米正是利用了这一点。这时,所以人都明白,为什么小虾米刚才会站位平砍,就是要在血量充足的情况下,引出第一次麻痹效果,然后……

小雨情人完了,她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志,只剩下躲避和逃窜。眼看她的血条还剩下弱弱的一丝,聊天区的欢呼刷得满屏都是。

但是,意外突然发生。小虾米停止了追杀,小雨情人赶紧跑到了离他10来个身位的地方站住。

小虾米动了,他取下了手中的裁决,丢在了地上。

这是要干嘛?所有人都傻了,聊天区瞬间再无人发言。

小虾米说话了,你想要的,拿去。今天,你赢。

小雨情人慢慢地走向小虾米,捡起地上的裁决,一记烈火劈了过去……

6

时间到了2016年7月,经过多方的艰苦努力,在充足的证据,以及张浩强有力的证词支撑下,新西兰司法部终于同意将涉嫌教唆、合谋故意杀人的吴晶引渡回中国受审。

8月,吴晶回国。10月23日,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。

吴晶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无期徒刑。

张浩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无期徒刑。

至此,赤岗防空洞内两具干尸的冤情,得到了伸张。

经历了这次事件,我对游戏的看法有了改观。之前我一直认为,玩游戏都是因为无聊,沉迷游戏的人灵魂都空虚乏味。而现在,我终于理解,游戏里的热血青春,也是青春,爱恨情仇一样不缺,同样能辉煌闪耀,成就一代传奇。

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;本文系作者原创,请勿转载,侵权必究。



上一篇:员工违规销售理财产品 银行“飞单”痼疾仍存
下一篇:行使“集体自卫权”?日本对华摊牌,岸田在钓鱼岛问题上亮明态度